林羽江顏

第2977章 巨大利益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林羽江顏 本章:第2977章 巨大利益

    “走!”
    林羽顧不上多言,鎖好配藥室的房門,跟瞿偉一起快步朝著徐知源辦公室走去。
    顧長軍和徐知源兩人早就已經等在辦公室內。
    一見到林羽,徐知源便立馬將一個密封的檔案袋遞過來,急聲道,“何會長,這是剛接收並打印出來的數據,請您過目!”
    林羽急忙接過檔案袋打開,把裏麵的檔拿出來一張張並排擺在桌麵上,跟瞿偉和顧長軍兩人一起研究起來。
    隻見檔上方還帶著“世界醫療公會”的字樣和會標,顯然是世界醫療公會剛剛出爐的解剖數據!
    瞿偉推了把眼鏡,仔細盯著檔上的數據看了一番,接著雙眼一亮,激動道,“副作用隻有一種,就是髒器潰爛!”
    “對,果真隻有這一種!”
    顧長軍也興奮的連連點頭,緊接著他有些不放心的轉過身去摸檔案袋。
    確認檔案袋裏麵再沒有其他數據後,他這才放心的長出了一口氣。
    看來這種基因藥物的副作用雖然可怕,但也單一!
    林羽也仔細將桌上的資料看了幾遍,抬頭衝徐知源問道,“徐秘書,這確定是初步解剖數據的全部資料是吧?沒有遺漏?!”
    “沒有!絕沒有任何遺漏!”
    徐知源神色肅穆,信誓旦旦道。
    “好!”
    林羽點點頭,鄭重道,“剛才我告訴你,如果這種基因藥物隻表現出髒器潰爛的副作用,我們能有效阻斷的把握是七成是吧?!”
    “對!”
    徐知源急忙點頭。
    “那現在,我告訴你,這種把握直接提高一成,起碼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林羽沉聲道。
    在配製出相對完美的藥物組合之後,林羽的信心和把握也跟著有所提高!
    實際上,他內心的把握已經接近百分之百,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隻說出了八成!
    其實他能夠如此迅速的配製出阻斷藥物,還要多虧前兩年他跟特情處隊員交手時劫獲的那些基因類藥物,可以讓他這些年來一直在對這些基因藥物做著研究!
    時至今日,他對這些基因藥物已經越來越熟悉!
    毫不客氣的說,放眼當今世界,他對這些基因藥物的了解程度,僅次於曼森!
    而這次阻斷藥物的成功研製,也為他後麵研製出完美中和基因藥物,讓基因藥物失效的藥物奠定了堅實基礎!
    一旦將曼森的基因藥物限製住,那特情處將喪失全部優勢,也將變得不再恐怖!
    屆時軍機處再與特情處正麵衝突,也將重新占據上風!
    所以這也是林羽這一次不餘遺力研製阻斷藥物,救治這些“國際友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八成?!”
    徐知源聽到這話也是瞬間心潮澎湃。
    他也知道林羽口中的這八成意味著幾乎等同於百分之百!
    “你現在可以直接給那些還左右搖擺的國家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想讓他們這些身患重病的權貴活下去,那就乖乖把這些人運送過來!”
    林羽神色一凜,傲然道,“至於要跟他們談什麽籌碼,那就全看你的意思了!”
    “哈哈哈哈好!好!”
    徐知源樂得合不攏嘴,激動地連連點頭。
    在他眼裏,這可早已不是幾十條、上百條人命,而是豐厚到足以令整個國際社會眼紅的巨大利益!
    甚至足可以讓整個炎夏的經濟發展快進三年!
    隨後,徐知源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手下去打電話。
    而林羽和瞿偉、顧長軍兩人則開始著手煎製藥物,準備迎接大量的病患。
    此時大洋彼岸的世界醫療公會內部已經忙成了一團。
    伍茲在經曆過一番絕望之後,痛定思痛,將所有輪休的醫生都叫了回來,動用世界醫療公會上下全部人力對已經注射了基因藥物的病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觀測!
    僅僅是觀測,絕不動用任何藥物!
    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也是保住世界醫療公會威望的唯一希望!
    那就是期待奇跡!
    伍茲希冀某些體質出眾的病人可以依靠自身身體素質扛過基因藥物的副作用,成功活下來!
    屆時,利用米國在國際上的強大輿論掌控力,世界醫療公會完全可以依靠這部分自愈患者,在國際上,在醫學界,重新掌握話語權!
    伍茲也親自坐在監控室,觀察著大屏幕上的每一個病房內病人的反應!
    砰!
    就在這時,監控室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撞開,一名黑皮膚的醫生慌慌張張衝了進來,急聲道,“不好了,伍茲會長,有五個國家要求立即將他們國內的病患全部接走!”
    一旦將曼森的基因藥物限製住,那特情處將喪失全部優勢,也將變得不再恐怖!
    屆時軍機處再與特情處正麵衝突,也將重新占據上風!
    所以這也是林羽這一次不餘遺力研製阻斷藥物,救治這些“國際友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八成?!”
    徐知源聽到這話也是瞬間心潮澎湃。
    他也知道林羽口中的這八成意味著幾乎等同於百分之百!
    “你現在可以直接給那些還左右搖擺的國家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想讓他們這些身患重病的權貴活下去,那就乖乖把這些人運送過來!”
    林羽神色一凜,傲然道,“至於要跟他們談什麽籌碼,那就全看你的意思了!”
    “哈哈哈哈好!好!”
    徐知源樂得合不攏嘴,激動地連連點頭。
    在他眼裏,這可早已不是幾十條、上百條人命,而是豐厚到足以令整個國際社會眼紅的巨大利益!
    甚至足可以讓整個炎夏的經濟發展快進三年!
    隨後,徐知源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手下去打電話。
    而林羽和瞿偉、顧長軍兩人則開始著手煎製藥物,準備迎接大量的病患。
    此時大洋彼岸的世界醫療公會內部已經忙成了一團。
    伍茲在經曆過一番絕望之後,痛定思痛,將所有輪休的醫生都叫了回來,動用世界醫療公會上下全部人力對已經注射了基因藥物的病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觀測!
    僅僅是觀測,絕不動用任何藥物!
    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也是保住世界醫療公會威望的唯一希望!
    那就是期待奇跡!
    伍茲希冀某些體質出眾的病人可以依靠自身身體素質扛過基因藥物的副作用,成功活下來!
    屆時,利用米國在國際上的強大輿論掌控力,世界醫療公會完全可以依靠這部分自愈患者,在國際上,在醫學界,重新掌握話語權!
    伍茲也親自坐在監控室,觀察著大屏幕上的每一個病房內病人的反應!
    砰!
    就在這時,監控室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撞開,一名黑皮膚的醫生慌慌張張衝了進來,急聲道,“不好了,伍茲會長,有五個國家要求立即將他們國內的病患全部接走!”
    一旦將曼森的基因藥物限製住,那特情處將喪失全部優勢,也將變得不再恐怖!
    屆時軍機處再與特情處正麵衝突,也將重新占據上風!
    所以這也是林羽這一次不餘遺力研製阻斷藥物,救治這些“國際友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八成?!”
    徐知源聽到這話也是瞬間心潮澎湃。
    他也知道林羽口中的這八成意味著幾乎等同於百分之百!
    “你現在可以直接給那些還左右搖擺的國家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想讓他們這些身患重病的權貴活下去,那就乖乖把這些人運送過來!”
    林羽神色一凜,傲然道,“至於要跟他們談什麽籌碼,那就全看你的意思了!”
    “哈哈哈哈好!好!”
    徐知源樂得合不攏嘴,激動地連連點頭。
    在他眼裏,這可早已不是幾十條、上百條人命,而是豐厚到足以令整個國際社會眼紅的巨大利益!
    甚至足可以讓整個炎夏的經濟發展快進三年!
    隨後,徐知源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手下去打電話。
    而林羽和瞿偉、顧長軍兩人則開始著手煎製藥物,準備迎接大量的病患。
    此時大洋彼岸的世界醫療公會內部已經忙成了一團。
    伍茲在經曆過一番絕望之後,痛定思痛,將所有輪休的醫生都叫了回來,動用世界醫療公會上下全部人力對已經注射了基因藥物的病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觀測!
    僅僅是觀測,絕不動用任何藥物!
    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也是保住世界醫療公會威望的唯一希望!
    那就是期待奇跡!
    伍茲希冀某些體質出眾的病人可以依靠自身身體素質扛過基因藥物的副作用,成功活下來!
    屆時,利用米國在國際上的強大輿論掌控力,世界醫療公會完全可以依靠這部分自愈患者,在國際上,在醫學界,重新掌握話語權!
    伍茲也親自坐在監控室,觀察著大屏幕上的每一個病房內病人的反應!
    砰!
    就在這時,監控室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撞開,一名黑皮膚的醫生慌慌張張衝了進來,急聲道,“不好了,伍茲會長,有五個國家要求立即將他們國內的病患全部接走!”
    一旦將曼森的基因藥物限製住,那特情處將喪失全部優勢,也將變得不再恐怖!
    屆時軍機處再與特情處正麵衝突,也將重新占據上風!
    所以這也是林羽這一次不餘遺力研製阻斷藥物,救治這些“國際友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八成?!”
    徐知源聽到這話也是瞬間心潮澎湃。
    他也知道林羽口中的這八成意味著幾乎等同於百分之百!
    “你現在可以直接給那些還左右搖擺的國家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想讓他們這些身患重病的權貴活下去,那就乖乖把這些人運送過來!”
    林羽神色一凜,傲然道,“至於要跟他們談什麽籌碼,那就全看你的意思了!”
    “哈哈哈哈好!好!”
    徐知源樂得合不攏嘴,激動地連連點頭。
    在他眼裏,這可早已不是幾十條、上百條人命,而是豐厚到足以令整個國際社會眼紅的巨大利益!
    甚至足可以讓整個炎夏的經濟發展快進三年!
    隨後,徐知源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手下去打電話。
    而林羽和瞿偉、顧長軍兩人則開始著手煎製藥物,準備迎接大量的病患。
    此時大洋彼岸的世界醫療公會內部已經忙成了一團。
    伍茲在經曆過一番絕望之後,痛定思痛,將所有輪休的醫生都叫了回來,動用世界醫療公會上下全部人力對已經注射了基因藥物的病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觀測!
    僅僅是觀測,絕不動用任何藥物!
    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也是保住世界醫療公會威望的唯一希望!
    那就是期待奇跡!
    伍茲希冀某些體質出眾的病人可以依靠自身身體素質扛過基因藥物的副作用,成功活下來!
    屆時,利用米國在國際上的強大輿論掌控力,世界醫療公會完全可以依靠這部分自愈患者,在國際上,在醫學界,重新掌握話語權!
    伍茲也親自坐在監控室,觀察著大屏幕上的每一個病房內病人的反應!
    砰!
    就在這時,監控室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撞開,一名黑皮膚的醫生慌慌張張衝了進來,急聲道,“不好了,伍茲會長,有五個國家要求立即將他們國內的病患全部接走!”
    一旦將曼森的基因藥物限製住,那特情處將喪失全部優勢,也將變得不再恐怖!
    屆時軍機處再與特情處正麵衝突,也將重新占據上風!
    所以這也是林羽這一次不餘遺力研製阻斷藥物,救治這些“國際友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八成?!”
    徐知源聽到這話也是瞬間心潮澎湃。
    他也知道林羽口中的這八成意味著幾乎等同於百分之百!
    “你現在可以直接給那些還左右搖擺的國家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想讓他們這些身患重病的權貴活下去,那就乖乖把這些人運送過來!”
    林羽神色一凜,傲然道,“至於要跟他們談什麽籌碼,那就全看你的意思了!”
    “哈哈哈哈好!好!”
    徐知源樂得合不攏嘴,激動地連連點頭。
    在他眼裏,這可早已不是幾十條、上百條人命,而是豐厚到足以令整個國際社會眼紅的巨大利益!
    甚至足可以讓整個炎夏的經濟發展快進三年!
    隨後,徐知源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手下去打電話。
    而林羽和瞿偉、顧長軍兩人則開始著手煎製藥物,準備迎接大量的病患。
    此時大洋彼岸的世界醫療公會內部已經忙成了一團。
    伍茲在經曆過一番絕望之後,痛定思痛,將所有輪休的醫生都叫了回來,動用世界醫療公會上下全部人力對已經注射了基因藥物的病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觀測!
    僅僅是觀測,絕不動用任何藥物!
    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也是保住世界醫療公會威望的唯一希望!
    那就是期待奇跡!
    伍茲希冀某些體質出眾的病人可以依靠自身身體素質扛過基因藥物的副作用,成功活下來!
    屆時,利用米國在國際上的強大輿論掌控力,世界醫療公會完全可以依靠這部分自愈患者,在國際上,在醫學界,重新掌握話語權!
    伍茲也親自坐在監控室,觀察著大屏幕上的每一個病房內病人的反應!
    砰!
    就在這時,監控室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撞開,一名黑皮膚的醫生慌慌張張衝了進來,急聲道,“不好了,伍茲會長,有五個國家要求立即將他們國內的病患全部接走!”
    一旦將曼森的基因藥物限製住,那特情處將喪失全部優勢,也將變得不再恐怖!
    屆時軍機處再與特情處正麵衝突,也將重新占據上風!
    所以這也是林羽這一次不餘遺力研製阻斷藥物,救治這些“國際友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八成?!”
    徐知源聽到這話也是瞬間心潮澎湃。
    他也知道林羽口中的這八成意味著幾乎等同於百分之百!
    “你現在可以直接給那些還左右搖擺的國家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想讓他們這些身患重病的權貴活下去,那就乖乖把這些人運送過來!”
    林羽神色一凜,傲然道,“至於要跟他們談什麽籌碼,那就全看你的意思了!”
    “哈哈哈哈好!好!”
    徐知源樂得合不攏嘴,激動地連連點頭。
    在他眼裏,這可早已不是幾十條、上百條人命,而是豐厚到足以令整個國際社會眼紅的巨大利益!
    甚至足可以讓整個炎夏的經濟發展快進三年!
    隨後,徐知源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手下去打電話。
    而林羽和瞿偉、顧長軍兩人則開始著手煎製藥物,準備迎接大量的病患。
    此時大洋彼岸的世界醫療公會內部已經忙成了一團。
    伍茲在經曆過一番絕望之後,痛定思痛,將所有輪休的醫生都叫了回來,動用世界醫療公會上下全部人力對已經注射了基因藥物的病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觀測!
    僅僅是觀測,絕不動用任何藥物!
    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也是保住世界醫療公會威望的唯一希望!
    那就是期待奇跡!
    伍茲希冀某些體質出眾的病人可以依靠自身身體素質扛過基因藥物的副作用,成功活下來!
    屆時,利用米國在國際上的強大輿論掌控力,世界醫療公會完全可以依靠這部分自愈患者,在國際上,在醫學界,重新掌握話語權!
    伍茲也親自坐在監控室,觀察著大屏幕上的每一個病房內病人的反應!
    砰!
    就在這時,監控室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撞開,一名黑皮膚的醫生慌慌張張衝了進來,急聲道,“不好了,伍茲會長,有五個國家要求立即將他們國內的病患全部接走!”
    一旦將曼森的基因藥物限製住,那特情處將喪失全部優勢,也將變得不再恐怖!
    屆時軍機處再與特情處正麵衝突,也將重新占據上風!
    所以這也是林羽這一次不餘遺力研製阻斷藥物,救治這些“國際友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八成?!”
    徐知源聽到這話也是瞬間心潮澎湃。
    他也知道林羽口中的這八成意味著幾乎等同於百分之百!
    “你現在可以直接給那些還左右搖擺的國家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想讓他們這些身患重病的權貴活下去,那就乖乖把這些人運送過來!”
    林羽神色一凜,傲然道,“至於要跟他們談什麽籌碼,那就全看你的意思了!”
    “哈哈哈哈好!好!”
    徐知源樂得合不攏嘴,激動地連連點頭。
    在他眼裏,這可早已不是幾十條、上百條人命,而是豐厚到足以令整個國際社會眼紅的巨大利益!
    甚至足可以讓整個炎夏的經濟發展快進三年!
    隨後,徐知源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手下去打電話。
    而林羽和瞿偉、顧長軍兩人則開始著手煎製藥物,準備迎接大量的病患。
    此時大洋彼岸的世界醫療公會內部已經忙成了一團。
    伍茲在經曆過一番絕望之後,痛定思痛,將所有輪休的醫生都叫了回來,動用世界醫療公會上下全部人力對已經注射了基因藥物的病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觀測!
    僅僅是觀測,絕不動用任何藥物!
    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也是保住世界醫療公會威望的唯一希望!
    那就是期待奇跡!
    伍茲希冀某些體質出眾的病人可以依靠自身身體素質扛過基因藥物的副作用,成功活下來!
    屆時,利用米國在國際上的強大輿論掌控力,世界醫療公會完全可以依靠這部分自愈患者,在國際上,在醫學界,重新掌握話語權!
    伍茲也親自坐在監控室,觀察著大屏幕上的每一個病房內病人的反應!
    砰!
    就在這時,監控室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撞開,一名黑皮膚的醫生慌慌張張衝了進來,急聲道,“不好了,伍茲會長,有五個國家要求立即將他們國內的病患全部接走!”
    一旦將曼森的基因藥物限製住,那特情處將喪失全部優勢,也將變得不再恐怖!
    屆時軍機處再與特情處正麵衝突,也將重新占據上風!
    所以這也是林羽這一次不餘遺力研製阻斷藥物,救治這些“國際友人”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八成?!”
    徐知源聽到這話也是瞬間心潮澎湃。
    他也知道林羽口中的這八成意味著幾乎等同於百分之百!
    “你現在可以直接給那些還左右搖擺的國家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想讓他們這些身患重病的權貴活下去,那就乖乖把這些人運送過來!”
    林羽神色一凜,傲然道,“至於要跟他們談什麽籌碼,那就全看你的意思了!”
    “哈哈哈哈好!好!”
    徐知源樂得合不攏嘴,激動地連連點頭。
    在他眼裏,這可早已不是幾十條、上百條人命,而是豐厚到足以令整個國際社會眼紅的巨大利益!
    甚至足可以讓整個炎夏的經濟發展快進三年!
    隨後,徐知源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手下去打電話。
    而林羽和瞿偉、顧長軍兩人則開始著手煎製藥物,準備迎接大量的病患。
    此時大洋彼岸的世界醫療公會內部已經忙成了一團。
    伍茲在經曆過一番絕望之後,痛定思痛,將所有輪休的醫生都叫了回來,動用世界醫療公會上下全部人力對已經注射了基因藥物的病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觀測!
    僅僅是觀測,絕不動用任何藥物!
    這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也是保住世界醫療公會威望的唯一希望!
    那就是期待奇跡!
    伍茲希冀某些體質出眾的病人可以依靠自身身體素質扛過基因藥物的副作用,成功活下來!
    屆時,利用米國在國際上的強大輿論掌控力,世界醫療公會完全可以依靠這部分自愈患者,在國際上,在醫學界,重新掌握話語權!
    伍茲也親自坐在監控室,觀察著大屏幕上的每一個病房內病人的反應!
    砰!
    就在這時,監控室大門突然被人一把撞開,一名黑皮膚的醫生慌慌張張衝了進來,急聲道,“不好了,伍茲會長,有五個國家要求立即將他們國內的病患全部接走!”


如果您喜歡,請把《林羽江顏》,方便以後閱讀林羽江顏第2977章 巨大利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林羽江顏第2977章 巨大利益並對林羽江顏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