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收將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彌生涼 書名︰封侯

    楊再興淡淡笑道︰“我是從金國在蕪湖的情報點盤問到,他們會在銅陵縣下手。”

    “金國的情報點?”

    “將軍存放戰馬的王記騾馬行,就是金國的情報點。”

    陳慶簡直不可思議,那家騾馬行居然是金國情報點,虧自己還再三囑咐他們要喂好戰馬,自己會派人來取。

    “你又怎麼知道它是金國情報點?”

    “很簡單,他們花錢買通了一百多名無賴地痞,四處打听將軍的下落,我就知道他們有問題,找到將軍下落後,騾馬行掌櫃就把將軍的住宿處告訴了齊軍首領,這些都是我親眼目睹,將軍離去了,我端了這家騾馬行,他們掌櫃怕死,就告訴我金兵會在銅陵縣第二次動手,我們這才騎馬趕到了銅陵。”

    陳慶感嘆道︰“今天若不是楊將軍,我恐怕就會命葬長江了。”

    “將軍過獎了,在下目前只是北地漢民,當不起‘將軍’二字。”

    陳慶微微笑道︰“你不是來臨安投奔我嗎?如果跟隨我去西軍,那你就是楊將軍了。”

    楊再興大喜過望,抱拳單膝跪下,“再興願為統領效力!”

    陳慶連忙扶起他笑道︰“我之前還以為你去投靠岳飛了。”

    楊再興輕輕嘆口氣道︰“岳將軍雖然也是天下俊杰,但他最近幾年都在南方剿匪,我若投靠他,很可能會和故主在戰場上相遇。”

    停一下,楊再興又解釋道︰“不瞞統領,卑職原本是曹成的部將,因不滿曹成任人唯親,才一怒之下離開他北歸,但曹成對我有恩,我雖然不想再為他效力,但也不想在戰場上和他相遇。”

    “你可是楊家將後裔?”陳慶又笑問道。

    楊再興點點頭,“楊公繼業是我先祖。”

    “那你在西軍會遇到族人!”

    “誰?”

    陳慶賣了個關子笑道︰“到時你就知道了。”

    這時,呼延甲上前請罪,“小人防備不力,將軍行李都沒有了。”

    “行李沒有關系,兵器在就行。”

    陳慶心中稍稍有些遺憾,三百兩黃金沒有了,六千貫錢啊!本來想用它來補足最後的撫恤金缺口,著實有點可惜。

    呼延甲從懷中取出一張憑證和半塊玉,遞給陳慶道︰“這是將軍三百兩黃金支取憑據,統領可在成都寶記櫃坊支取。”

    陳慶愣住了,“你們存起來了?”

    呼延甲不好意思撓撓頭道︰“我們把馬匹賣了兩百貫錢,幾個船夫一直很眼紅,我怕他們偷盜,路過建康縣時,我就把兩百貫錢和將軍的三百兩黃金一起存進了寶記錢鋪,現在想想,幸虧當時多了一個心眼,要不然就便宜女真人了。”

    陳慶心中暗暗贊許,這個呼延甲還真是仁義之人,他們完全可以把這三百兩黃金吞掉,自己也不知道,但他卻沒有這樣做,以小見大,此人可大用。

    陳慶頓時起了招攬之意,想把呼延兄弟留在自己身邊。

    借著休息的機會,三人又商議下一步的行動。

    呼延甲道︰“金人居然派出幾百女真人來攔截將軍,就足見他們對將軍的重視,小人相信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一定還會千方百計尋找將軍。”

    楊再興也道︰“我也這樣認為,金兵一定會在前面的貴池縣碼頭布下大量探哨,尋找統領的下落,不如我們向南走,不走長江沿線,他們就很難尋找我們的蹤跡了。”

    “從這里向南走是哪里?”

    “是徽州!”

    “徽州!”

    陳慶呆了一下,“我們才到徽州?”

    徽州就在睦州的隔壁,從淳安縣向西幾十里就進入徽州了,自己走了十天才到徽州,那還不如當初從臨安直接走陸路,兩三天就到徽州了,繞了這麼一個大圈子。

    不過從內陸走雖然能躲開金兵的跟蹤,但躲不開秦檜的相國令,自己殺了十一名金國使者護衛,秦檜正好找到借口攔截自己。

    陳慶想了想道︰“其實我有一個不錯的方案。”

    楊再興和呼延甲精神一振,一起向陳慶望來。

    陳慶食指輕輕敲打著桌面,一邊思索一邊緩緩道:“我們可以分兵兩路,呼延兄弟和楊將軍手下騎馬向南走,然後我和楊將軍返回銅陵,裝扮成商人走水路入蜀。”

    說到這,陳慶又指著地圖上的夷陵縣道︰“到時候我們在夷陵縣踫頭,我們會在夷陵縣等十天,如果你們趕不來,那就直接去漢中找我們!”

    “妙計!”

    楊再興豎起大拇指贊許道︰“這一招瞞天過海,女真人怎麼也想不到了。”

    一艘三千石的貨船在長江上劈波斬浪航行,這幾天吹的是東風,沒有用縴夫,大船直接拉起了船帆。

    陳慶戴著襆頭,身穿黑色武士服站在甲板上,腰間有一柄長劍。

    他和楊再興原本是想扮作商人,可等他們到了銅陵便傻眼了,他們沒有本錢,當什麼商人?

    楊再興身上只有幾百文錢,陳慶身上只有幾兩碎銀子,陳慶倒是有錢存在寶記錢鋪,可銅陵沒有寶記錢鋪,其實就算有他也取不了,他的錢已轉到成都,只能在成都取。

    最後二人找到一間牙行,一名牙人給他們介紹了一份工作,給一名去蜀地的大商人當護衛。

    陳慶和楊再興各射了一箭,大商人立刻錄用他們,這一趟護衛,陳慶掙了三十貫錢,楊再興掙了二十貫。

    陳慶覺得大商人是不是給得太多,但很快他便知道,三十貫錢給得一點不多,這錢其實是在買他的性命。

    雖然做武士有點委屈,但他們卻成功穿過了金人在貴池和九江一帶布下的天羅地網,前面不遠就是岳陽縣了。

    “陳武士,東主找你!”後面有人喊他。

    陳慶點點頭,快步向船艙走去。

    船艙內,一名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正在緊張地看著地圖,男子便是這次雇佣陳慶的大商人,也姓陳,叫做陳充,果州南充縣人,心寬體胖,長得一對綠豆小眼楮,雖然是商人,但人卻頗為大氣豪爽。

    幾個月前,蜀地爆發了嚴重雞瘟,幾乎所有的雞鴨鵝都被殺死深埋了,陳充由此看到了商機,他在江南購買了三萬多斤鴨絨和鵝絨,準備冬天在蜀地大賺一筆。

    但讓陳充煩惱的是路上的安全問題,洞庭湖一帶的水賊楊ど十分猖獗,不僅盤踞洞庭湖,觸角也伸到長江上,在長江上攔截商船,劫掠錢財,像陳充這樣的大貨船,肯定會被對方盯住。

    陳充唯一的希望就是遇到小股水賊,幾艘哨船,十幾個賊兵之類,他船上有十幾名護衛,也足夠應付了,但如果遇到牙船,他們就徹底完蛋了。

    陳慶快步走進船艙,“東主,你找我?”

    “你來得正好,我找你有事!”

    陳東主笑眯眯請陳慶進來,關切地問道︰“第一次當護衛,可習慣?“

    “還好,吃得好,睡得好,多謝東主關心!”

    “我昨晚卻一夜未睡,我們這些商人做點生意難啊!在刀口上討碗飯吃,稍不留神小命就沒了。”

    陳慶知道正題來了,他繼續等陳東主說下去。

    “我們昨晚就進入楊ど的勢力範圍了,要到今晚才能出去,說實話,我不怕哨船,就怕牙船。”

    “東主能具體說說嗎?”

    “我叫你來,就是要告訴你,楊護衛你等會兒告訴他吧!”

    陳東主嘆口氣繼續道︰“楊ど在長江上分布了不少哨船,每艘哨船上大約有五六人,遇到小魚他們就自己上,遇到大魚就會回去通知牙船,牙船就是他們的中型戰船,至少有五六十人,後面還跟著十幾條哨船,我這艘船屬于中魚,既不是船隊那種大魚,也不是小貨船那種小魚,所以遇到牙船的可能性不大,如果遇到哨船,咱們就能拼一拼,撞沉一艘哨船,或者干掉幾個水賊,咱們還能保住貨物。”

    “如果遇到牙船呢?”陳慶問道。

    “遇到牙船就不要反抗了,任由他們搶,咱們只要能保住一條命,就萬幸了,到時候,你和小楊就听我指揮。”

    陳慶爽快笑道︰“沒問題,拿了陳東主的錢,當然要听陳東主的命令!”

    從船艙里出來,正好遇到楊再興,楊再興連忙把他拉到一邊,“統領,我就在找你呢!你可千萬別被東主糊弄了。”

    “什麼糊弄?”陳慶笑問道。

    “遇到牙船不抵抗的屁話,我剛才遇到老吳,老吳說,這些水賊都是連人帶船一起搶到洞庭湖老巢,如果收獲大,就會饒陳東主一命,放他走,但我們這些武士就得從賊為兵,若反抗就殺死。”

    陳慶淡淡道︰“算楊ど運氣好,我這次沒有時間和他折騰!”

    就在這時,有船員忽然指著江面恐懼大喊道︰“牙船!牙船來了!”(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封侯》,方便以後閱讀封侯第一百一十二章 收將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封侯第一百一十二章 收將並對封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