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江截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彌生涼 書名︰封侯

    次日天剛亮,陳慶在江面等到了客船,他沒有回客棧,直接在碼頭上了船,只是戰馬無法上船,陳慶只得將戰馬寄存在碼頭上的一家騾馬行內,以後再派人來取。

    船艙內,陳慶簡單把蕪湖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呼延甲。

    “將軍的意思說,那邊有人告密?”呼延甲用目光瞥了一眼幾名船夫。

    陳慶點了點頭,“很顯然,知道我在蕪湖的人只有你們和船夫,如果不是你們,那必然就是船夫了。”

    “當然不可能是我們,這幫狗日的,我還這麼信任他們!”

    呼延甲恨恨罵道︰“要不就把他們都宰了,我們另外換一批船夫!”

    “首先得把那個告密人找出來,你們想想看,告密人會是誰?”

    “不可能啊!他們沒有單獨上岸的機會。”

    這時,呼延丁在旁邊低聲道︰“會不會是花四郎,他和我們一起去賣馬,我們去王家收錢,他就沒有跟去,一個人留在鎮上。”

    陳慶想了想道︰“去把船老大找來!”

    片刻,船老大走進船艙。

    “將軍,一路安全吧!”船老大笑道。

    “托你的福,我昨晚被江北過來的五百金兵襲擊,就在蕪湖碼頭。”

    船老大驚愕萬分,“他們怎麼知道將軍在蕪湖?”

    “這個就要問你了,呼延兄弟不可能,你呢?”陳慶目光嚴峻地盯著他。

    船老大撲通跪下,“小人絕沒有出賣將軍啊!”

    “我沒有說你,你的手下呢?”

    “我的手下,也只是三個人知道將軍在蕪湖。”

    “哪三個人?”

    “趙平、喬大山和花四郎。”

    “他們三人誰和之前那個假船夫關系最密切?”

    船老大想了想,“應該是花四郎吧!對了,他最近得了二十兩銀子,我問他哪里得來的,他說是賭錢贏了,這就是胡扯,他在船上賭錢從來沒有贏過。”

    “他一個月掙多少錢?”

    “他是小船工,一個月最多三貫錢,還要養家糊口,二十兩銀子他至少要攢十幾年。”

    陳慶嘆了口氣,基本上就能斷定是這個花四郎了,他被之前的假船夫收買了。

    “去把他叫來,呼延丁,你和船老大一起去。”

    兩人一起出去,片刻響起一片驚呼聲,有人大喊︰“跳江了!快救人。”

    陳慶快步走出船艙,只見眾人都在望著江面驚呼,呼延丁指著江面一人懊惱道︰“那個花四郎,走到一半時忽然跳船,令我措手不及。”

    陳慶迅速回艙取來弓箭,他拉弓上弦,瞄準了江面上約數十步外的小黑點,猶豫片刻,陳慶最終沒有射出這一箭。

    “由他去吧!”陳慶放下了弓箭。

    船老大一句‘還要養家糊口’,使陳慶最後放過了他。

    原以為自己在蕪湖大開殺戒,危險就拔除了,但過了兩天後,陳慶才知道自己錯了,對方一直就沒有放過他。

    這天夜里,客船駛到了銅陵縣境內。

    忽然,船尾傳來一聲慘叫,正在看書陳慶頓時驚醒,這是船老大的聲音,緊接著傳來呼延甲的大喊︰“陳將軍,有敵情!”

    陳慶隨手抓過長戟,卻見兩名女真士兵手執長矛沖了進來。

    陳慶在甲板上一個橫滾,長戟劈出,‘喀嚓!’斬斷了兩只腳,兩名女真士兵栽倒,痛苦嚎叫,陳慶揮動長戟,又連殺三名沖進的女真人,反手結果了兩個斷腳士兵,這才背上弓箭沖出船艙。

    甲板上,呼延兄弟正和十幾名女真人拼殺激烈,慘叫聲此起彼伏。

    陳慶沒有急著沖上去,他蹲在甲板上,張弓搭箭,瞬間射出七八支箭矢,七八名女真士兵中箭倒下,呼延兄弟壓力大減,越戰越勇,殺得幾名女真士兵節節敗退,被迫跳江。

    不對!陳慶發現後面一艘巨大的船影向他們迅速駛來,身後忽然有人大喊︰“女真人要放箭,快接著!”

    陳慶一回頭,只見一面巨盾向自己拋來,他一把接住,剛舉起盾牌,對面大船上箭矢如暴風雨一般向自己射來,只瞬間,他的盾牌上插滿了箭矢。

    “轟!”一聲悶響,他們的船只被後面大船重重撞上,船只劇烈晃動,陳慶順勢一個滾翻,看見了扔給自己盾牌之人。

    江面上一艘小客船上,站著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人,陳慶一眼認出,正是蕪湖向自己示警的黑衣人,原來他一直跟著自己。

    “陳將軍,快上船!”黑衣人急聲喊道。

    陳慶猶豫一下,沖到船舷邊,呼延丁中了兩箭,躺在甲板上,呼延甲正在給他包扎。

    “老三怎麼樣?”

    “還好,不是要害!”

    “後面有一艘小船,趕緊抱他上船,快去!”

    從大船上跳下數十名女真士兵,向陳慶撲來,陳慶是金國皇帝點名要抓的人,完顏昌勢在必得,五百齊軍只是其中一支攔截軍隊而已,這艘滿載女真士兵的三千石大船從建康就開始跟蹤他們,在他們防御放松之時動手了,但還是被呼延甲率先發現。

    呼延甲扛起兄弟就向後面小船奔去,陳慶手執弓箭,連珠射去,箭箭射向要害,十幾名女真士兵應聲栽倒。

    兩邊船舷上忽地跳上來七八名水鬼,身後竄出一名身材高大的水鬼,揮刀向陳慶後腦劈去,‘嗚!’鋒利的戰刀帶起一陣風聲,這一刀來得太突然,殺了陳慶一個措手不及,他一閃身,躲開致命一刀,不料水鬼的身體也壓上來,將陳慶撲倒,沒有弓箭威脅,二十幾名女真人嗷嗷大叫,從三個方向揮刀向陳慶沖來。

    關鍵時刻,一支狼牙箭‘嗖!’地射到,一箭射穿了水鬼的後頸,水鬼悶叫一聲,當即斃命,陳慶將他尸體甩下船,一把抓起長戟單臂橫掃而去,三名最近的女真士兵被劈翻。

    陳慶背上弓,邊戰邊撤,但女真士兵卻越來越多,黑衣人大喊︰“陳將軍,快跳!”

    陳慶狂奔幾步,縱身一躍向小船跳去,黑衣男子箭法高強,連射八箭,將後面拼命追趕陳慶的八名女真士兵悉數射倒。

    雖說是小船,但也是一艘五百石的客船,呼延甲和兩名黑衣男子的手下手執短矛在船舷邊巡視,一旦水鬼冒頭,便被他們一矛刺死。

    “敵軍要射箭了,盾牌防御!”黑衣人大喊一聲。

    他們紛紛舉起盾牌蹲下,陳慶也舉起一面大盾,三千石的大船上軍弩齊發,三百支強勁的弩矢射向小船。

    在女真人密集的弩矢中,兩名船夫拼命搖櫓,客船逐漸離開,向岸邊駛去,後面大船卻緊追不舍。

    小船靠岸,眾人紛紛上岸,黑衣人的一名手下牽著五六匹馬迎了上來,陳慶意外發現自己寄存在蕪湖的戰馬居然也在其中,他對黑衣人的身份更加好奇了,他在船上兩次詢問,但黑衣人都是笑而不答。

    不過此時已經來不及多問,女真人的大船就在後面追趕,距離他們只有數十步,或許是射箭沒有效果的緣故,女真人已停止射擊,三百女真士兵就站在船舷邊,手執長矛,隨時準備沖上岸。

    陳慶翻身上馬,眾人也紛紛上馬,呼延甲將兄弟扶上馬,兩人合騎一匹,陳慶見他們二人已上馬,一催戰馬向西面疾奔而去,眾人在後面緊緊跟隨,很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大船上的女真千夫長沒料到對方居然有戰馬等候,他恨得狠狠一拳砸在船身上,他們沒有馬匹,這下子真的追不上了。

    “天亮後發鷹信給沿途探子,繼續尋找他們蹤跡!”

    眾人一口氣奔出二十里,在一座小鎮內停下,小鎮內有一家醫館,眾人進了醫館,醫生給呼延丁治傷。

    身材高大的黑衣這才扯掉臉上的面巾,也是一名年輕男子,二十五六歲,濃眉方臉,相貌十分英武,一雙豹子般的眼楮格外銳利有神。

    “我好像在哪里見過閣下?”陳慶見這名年輕人依稀有點眼熟。

    年輕男子微微笑道︰“陳將軍忘了嗎?我們在睦州遂安縣見過一面!”

    你是楊再興!”陳慶猛地想了起來。

    “正是在下!”

    陳慶大喜過望,“你怎麼怎麼知道我的情況?”

    “我去了一趟家鄉,感覺那邊抗金沒有前途,又返回臨安想投奔陳將軍,不料剛到臨安就遇到了數十萬百姓上街游行,要求釋放陳將軍,我發現有人要刺殺陳將軍,所以我帶著手下一路在岸上跟隨,陳將軍單槍匹馬斬殺十一名女真精銳騎兵我也親眼目睹,太厲害了,小人自愧不如!”楊再興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你一直跟隨我到了蕪湖?”陳慶有點明白了。

    楊再興笑著點點頭。

    “然後呢?你又怎麼知道金兵今晚會偷襲?”陳慶還是有點想不通。(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封侯》,方便以後閱讀封侯第一百一十一章 江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封侯第一百一十一章 江截並對封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