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一劍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莊畢凡 書名︰諸天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諸天紀 (ie)”查找!

    此時,對方卻是好像沒覺得怎麼樣,反而是笑了笑說︰“好吧,看來一劍生萬法這條邪門歪道,還是有幾分威力,但外道就是外道,終究是差點意思。”

    林飛淡淡的說道︰“劍道不同而已,何來外道邪路。”

    話音落下,林飛整個人,卻是忽然選擇了反守為攻,繼續向對方出劍的同時,還朝著對方快速的接近了過去,這速度之快,幾乎就是在跨越空間……

    而且在這中間,那出劍猶如狂風暴雨一般,一波接著一波,絲毫沒停。

    瞬息間,就有數萬劍,朝著對方而去,包圍了其四面八方,使其暫時無暇他顧。

    而自始至終,對方的出劍,都只是簡單,甚至可以說是簡陋至極,只是一劍,接著一劍,如此應對,跟林飛的路子,簡直是兩個極端。

    不過那威力卻是絲毫不弱,只是每一劍都是勢大力沉,抵擋一切,每一劍都有著真正開天劈地的威力。

    而在這糾纏之中,兩人之間的距離,卻是在越來越近了……

    那種交鋒的波動,也是變得越來越強大,一處處的山峰化為齏粉,湮滅消失,一顆顆的星辰垂落,被斬成碎石。

    就連大地,都是在不斷的陷落,崩裂出無數道裂縫。

    這場戰斗余波,都是由已經重傷的長生子兩人,給天門城進行抵擋。

    這場戰斗的余波,竟然波及數百公里,除了浮世德之外,所致範圍內,萬物盡毀!

    就是這樣,天門城的修士們,也都是臉色蒼白,甚至時不時的吐出鮮血,無法承受這等巨大的余波威力。

    此時,林飛距離那身影,也是越來越近,只是到了這個時候,雙方卻都已經是受創頗多了,中間好幾次的倒飛而回,各自身上,都是添了傷口。

    隨著林飛到了山腳下,那人影卻是不太怎麼在乎的樣子,只是隨便一揮劍,忽然指向林飛說道︰“來吧,戰到現在,也該最後一劍了。”

    “轟。”

    林飛的回答,則是直接繼續催動受創的九道劍氣,轟然而起。

    出劍之時,林飛整個人,幾乎是化為了一道迷蒙的虛影,整個人身邊,無數種劍法踫撞,演化,甚至是自行創造出了更多種劍法。 無數種劍意,圍繞著林飛綻放而出……

    這一刻,林飛仿佛與諸天萬劍訣徹底合一,每一種劍法,都是林飛,而林飛,又好像就是自己用出的那每一道劍法。

    一劍生萬法!

    這一下,猶如是要毀滅一切一般,滔天劍法,伴隨著林飛轟然沖去,

    沒有任何保留與防御之意,和每一種劍法,都是被催動到了誕生以來的極致,這個時候,不是林飛一個人在出劍一般,而是有史以來,無數劍道大師,同時出劍!

    面對這一幕,那人影,似乎是微微一愣,可是在這種大戰之中,任何猶豫與遲疑,都是致命的,會被放大為落敗的弱點。

    正如現在……

    林飛穿越了對方遞出的又一劍,當林飛沖到了對方面前之時,林飛整個人,從左胳膊一直到右腹,是一道猙獰的傷口,差點就要將林飛給分成兩半。

    可是如今,在對方身上,卻是早就劍傷遍布,像是一個血人一樣,整個人,被無數道劍氣侵入體內,控制各處致命關竅,所有髒器皆是被攪碎成了肉泥一般。

    鮮血彌漫,遍體鱗傷,好像是一個血人一般。

    威力巨大的余波,竟是將山頂,給生生的削平了一截……

    那個身影,卻依然是被星光籠罩,仿佛真是什麼受到星空眷顧的神王一般,到了此時,整個人都是包裹在星光之中,透著一股無比的神秘之感。

    只是在間或的咳嗦聲中,咳出鮮血,使得這種形象遭到破壞……

    可在咳嗦時,對方竟是笑了起來︰“真像師父第一次教我學劍,弄得我遍體鱗傷。”

    听到這個聲音,林飛臉色變得蒼白,那不是因為失血,而是因為情緒的劇烈波動。

    可林飛卻是沒有半點聲響,只是無視體內劇痛,真元劇烈消耗後傳來的虛弱感,依然壓榨出真元,驅散了籠罩著對方的那迷蒙星光。

    那是一張年輕,俊秀的臉龐,平時總是一副冷淡的樣子,就算現在是露出笑容的時候,嘴角也微微翹著,總是顯露出一股傲然之意。

    這張臉,林飛很熟悉,因為在入門之時,就在師父的帶領下,拜見過他,而後自己就是曾經跟他,在藏劍閣中,相處了十年,後來,他深入黑淵,之後不久,大戰平息……

    林半湖……

    林飛握劍的手,向來穩定,出劍毫不遲疑,可是現在,卻是有著遲疑與退縮。

    想要幫忙收回那些劍意,修復其肉身,可是林飛知道,剛才自己盡了全力,一時亂動,反而會壞事,不過林半湖身為法身,不會如此輕易就死,現在首先得將他體內肆虐的劍意給拔除……

    可是現在,林半湖卻是擺擺手,靠在山巔一塊石頭上,明明滿身是傷,在星空之下,卻懶洋洋的,好像是在曬太陽一樣道︰“不要白費工夫了,就這樣挺好。”

    跟林半湖長時間的相處,已經是讓林飛,有點習慣性的听林半湖的建議,只是此時有點下一時停手之後,就要立刻再次動手。

    可林半湖卻是搖搖頭,奮起最後一點真元,阻止林飛動手,為了防止其中劍氣暴走,林飛也只好停手,最終,便是沉默了一陣,又看向了林半湖,道︰“為什麼?你在這里?”

    “呵呵,是個有點長的故事,不過咱們很幸運啊,我還有足夠的時間講給你听,听我說完,不用以後自己費力摸索……”

    林半湖雖是受傷,但好像精神卻好了起來,笑了笑之後,又看著天空的星空說道︰“諸天萬界,十萬年生,十萬年滅,周而復始,循環不休,這話,我以為,這話說的是黑淵降臨,當年我鑿穿黑淵後,從重傷中緩過勁來,干掉那一任僥幸復生的淵皇後發現,卻又不是,並非如此,原來,有問題的,其實是諸天萬界……”

    “諸天萬界,不知為何,先天不足,並不完善,每隔二十萬年,天地環境大變,世界崩壞,一些慫人,就會收集世界碎片,成為度過環境變化的棲身之地,你猜,當這樣的人多了之後,會發生什麼……”

    林飛听到這里,就是心中隱隱有了猜測︰“你是說,這黑淵有各個時代的組成……”

    “不錯,他們會報團取暖……”林半湖看著星空,嘆了口氣道︰“久而久之,就有了黑淵這種地方……”

    林飛听到這里,就徹底明白過來,這就順理成章了,一開始的時候,這些人帶著各自時代的世界碎片,抱團取暖。

    可是後來,他們不滿足于此,趁著大劫的降臨,而趁機出現,主動掠奪諸天萬界。

    久而久之,就有了現在這規模。

    所以實際上,並不是因為黑淵降臨,帶來大劫,而是因為大劫來臨,黑淵出世。

    “就算終結黑淵,伴隨著大劫降臨,也會有另一個黑淵形成,與其如此,倒也不如一勞永逸了……”

    “如何一勞永逸?”

    “在星空。”說到這里,林半湖一指那空中的星空旋渦道︰“這些年來,我制服了黑淵,一直從中抽取力量,匯聚成這幅模樣,想要借此破開諸天萬界這一範圍障壁,連通外界星空,如此,可以走向更廣闊的完善世界,只是這麼多年來抽取黑淵的力量,我漸漸被這黑淵束縛,意志都開始被黑淵同化,無法真正去做這種自取滅亡的事,只能一直等一個能擊敗我的人,來幫我這個忙,倒是沒想到,來的居然是你……”

    “可這樣,你也會隨黑淵而死。”林飛沉默了一陣,忽然說道。

    “呵呵。”林半湖卻只是笑了笑道︰“老頭當年可早就死了,我現在都是多活的罷了,再者說了,如果我能跟你一樣,莫名其妙的重生了呢?等等,也許現在,老頭就在哪里過著這種生活呢?”

    “……”

    林飛卻沒有因這玩笑而輕松,只是輕輕搖頭,什麼話都沒說。

    “現在這點傷還不夠,殺了我,湮滅我的神魂,那力量就算是無主之物了,師弟,就當幫師兄我最後一個忙好了……”林半湖拍了拍林飛的肩膀,認真的說道︰“這是我跟老頭謀劃了很久的事情,不要辜負我們的遺願。”

    林飛卻忽然說道︰“如果,這星空旋渦被毀呢?”

    林半湖的神色,頓時就有點僵住了,沒有沉默多久,繼續說道︰“大概一切還是恢復老樣子,世界大劫二十萬年輪回一次,諸天萬界永世不得解脫,黑淵受創,但又會繼續壯大,循環往復,倒是可以換來片刻安寧……”

    說到這里,林半湖看了林飛一眼,忽然嘆了口氣,又重重拍了下林飛的肩說道︰“你應該明白,我其實早就死了,現在能保持神志,可未來說不定要被黑淵給徹底同化,這不是什麼好結果……”

    林飛站在那里,久久沉默,沒有說話,林半湖望著他的時候,不由得皺起眉頭,心中覺得,自己這個師弟,已經跟那藏劍閣那會,有了極大不同,就連他,都是對林飛的想法,猜測不出。

    林飛忽然轉身,對著林半湖跟那星空旋渦,分別凝望一陣,忽然微微一笑。

    一道金色劍氣,朝前一斬! (大結局)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諸天紀》,方便以後閱讀諸天紀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一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諸天紀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一劍並對諸天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