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戲弄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青豐岩木 書名︰晉葉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流逝,火把的光亮也漸漸變得昏暗,葉玄回過神來,才感覺到了屬于這個冬夜的寒冷,不由得緊了緊衣襟,拔出火把,準備回去。

    然而,當他再度回頭掃視一眼城牆時,卻發現身後多了一點亮光,那是一支火把的光亮。

    葉玄眯著眼,看清了那火把下的兩團暗影。

    後面手持火把的那個,體型高大,身著鐵甲,腰間的佩劍清晰可辨,而前面的那個則是一身儒衫,身形單薄。

    葉玄不用想,便知道了那二人的身份,更不用猜,就知道那儒衫少年與越王司馬徽的關系肯定非比尋常。

    于是,他加快了腳步,要快點走下城牆去。

    他可不想和對方扯上任何關系。

    “喂!前面那家伙!站住!”

    真是擔心什麼來什麼,葉玄裝作沒听到,腳下卻是邁得更急。

    “等等!前面的!站住!”後面的腳步聲也愈加急湊了,幾乎是跑著追上來的“葉玄葉景之,听令!”

    葉玄知道,這下沒法避了,對方連自己的名字都叫了出來,再裝聾作啞就不合適了,不過,他有些好奇的是,對方怎會知道自己名字的?

    葉玄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待那儒衫少年跑近後,方才拱手一禮,道

    “不知”

    剛要開口,葉玄卻頓住了。

    火光下,他第一次近距離看清了對方的容貌,雖然戴著布幘,但那細長的柳眉和一雙丹鳳眼卻顯得格外嫵媚,精致的瓊鼻,櫻紅小嘴,配上曲線柔柔的鵝蛋臉,說不出的清麗動人。

    這怎麼可能是一個男孩子?

    “嗯?你怎麼不說話了?”儒衫少年好奇的眨了眨眼楮,問道。

    加上這清脆明麗的嗓音,葉玄心中更加篤定了,下意識的看向這男裝少女的喉嚨,平平的,又看了看她的胸部也是一馬平川。

    難道是年紀太小了,還沒有長成?

    可她身形也不矮啊!只比自己矮半個腦袋而已。

    葉玄輕咳一聲,不再去理會這些,拱手道“這位小郎君,有何事?”

    捕捉到葉玄語氣和眼神的異樣,虞姝蕊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禁臉頰一紅,但轉念一想,對方好像並沒有拆穿自己的打算,于是便也漸漸恢復了平靜,不再去刻意掩飾什麼,開口道“你便是葉玄葉景之?”

    “小郎君若是無事,那我便回去了,已經很晚了”葉玄轉頭就走,他實在是沒有心情廢話,更何況是和司馬徽的女兒。

    虞姝蕊見葉玄掉頭就走,不禁急了,忙道“有事!有事!”

    “何事?”葉玄腳步一頓,問道。

    “”

    她本就是覺得呆在將營里悶,沒事出來閑逛的,踫到葉玄也只是湊巧,因為鈴兒常和她說起去年連山的事,再加上剛才听自己父親那麼評價了一番,所以才會一時興起叫住了葉玄。

    究竟是因為何事呢?其實完全是因為閑來無事。

    “告辭!”

    “等等!我是小鈴兒的朋友!我是代她來的!”

    如果說剛才是閑來無事,那虞姝蕊現在就有事了,那就是不能讓葉玄走,不能讓他就這麼拂了自己面子,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這麼不顧她的臉色呢!

    “小鈴兒?哪個小鈴兒?”葉玄眉頭微皺。

    “哪個小鈴兒?難道還有幾個小鈴兒?哼!真枉她平時還那般為你說好話!”

    葉玄听著就覺得莫名其妙,自己何時招惹過一個叫小鈴兒的女孩了?

    而且,一個半大的小姑娘,穿著一身男裝,斜著眼說出這種老氣橫秋的怨婦話來,這畫面實在是讓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葉玄把眼楮移向別處,盡量不去想剛才那異常詭異的一幕,平靜心緒稍稍回想了片刻,便明白了。

    上次見到眼前這個少女,還是在勇字營的時候,那麼她口中的小鈴兒,應該就是那個坐在常勇肩頭的小女孩了。

    沒錯,那個小女孩的確是自稱“鈴兒”的。

    “既然是鈴兒的朋友,不知小郎君找我有何事呢?”

    “我听小鈴兒說,她們去年南下時,是由一支胡人隊伍護送的?”

    葉玄目光中閃過一絲警惕,沒有回答。

    畢竟這少女的身份實在是敏感,他也不知道對方的真正意圖,這個問題不能貿然答話。

    見葉玄不說話,虞姝蕊就當他是默認了,又接著問道

    “我還听說,那群胡人中有一個伊婁姐姐,不僅人很美,而且武藝也高強,那天就是她和你把她們從山洞里救出來的,是真的嗎?”

    葉玄听到這,心里暗暗松了口氣,點了點頭,看來自己還是太高估這個男裝小姑娘了。

    “那她明天會來嗎?”

    對于伊婁染明天來曲邑一事,林瀟雲肯定已經向司馬徽稟報過了,而這個少女幾乎寸步不離司馬徽,對這件事,肯定是知道的。

    葉玄沒有說話,依然只是點頭。

    自己在這,伊婁林明日又怎會不來呢!

    “那你和那個伊婁姐姐是什麼關系啊?是戀人嗎?我听小鈴兒說,她回了寨子後可是找了你很久呢!”

    少女的八卦之火開始熊熊燃燒起來,問題一個接一個,葉玄覺得有些招架不住了,便拱了拱手,道“小郎君若是沒什麼事,我就告辭了!”

    葉玄邁步往前面走,虞姝蕊緊緊跟在他身後,依然問得不依不饒“你那次是怎麼回荊州的啊?你不是受傷了嗎?能跟我說說嗎?”

    “”

    “還有,那支長青笛呢?我听說長青笛可是當世名笛,能給我看看嗎?”

    “送人了!”

    “啊?送人了?送給誰了?送給那個伊婁姐姐了?”

    葉玄只覺得耳邊嗡嗡直叫,腳下的步子邁得更大。

    “哈!果然是!難怪你受了傷,武功那麼差,還要到中原來,原來是這樣!”

    “”

    葉玄的臉色越加陰沉,下一刻,他心念一閃,突然放慢了腳步。

    他將火把照在護牆上,隨即慢慢俯了俯身子,東瞅瞅西瞅瞅,好似在這城牆上尋找著什麼。

    “咦?你在干嘛呀?找什麼東西嗎?”

    葉玄沒有理她,依然自顧自的“找東西”。

    虞姝蕊見此,心中更加好奇,扯了扯葉玄的袖子,又小聲問道“你到底在找什麼呀?”

    “沒找什麼,就是隨便看看!”葉玄一邊慢慢的向前走,一邊這瞧瞧那瞧瞧,瞧得還十分仔細。

    “不對,你一定是在找什麼東西!”

    “真沒有!”

    “不行,你一定得告訴我,你在找什麼東西!”

    見虞姝蕊上了鉤,葉玄不露痕跡的微微一笑,隨即看了一眼她身後的那名甲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虞姝蕊向後擺了擺手,示意甲士別跟上來,隨著葉玄走出兩步後,迫不及待的道“說吧說吧,你在找什麼呢?”

    葉玄裝作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兩眼後,附在虞姝蕊耳邊說道“林將軍前幾天丟失了一塊佩玉,應該就是在這附近弄丟的,暗地里一直催我給他找找呢!”

    “不就是一塊佩玉嗎?很貴重嗎?”

    葉玄听了,神秘兮兮的又道“那可不是一般的佩玉,那是別人送給他的!你說呢?”

    “難道是?”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虞姝蕊眼冒金光,瞬間變得亢奮起來。

    葉玄不回答她,只是給了她一個“你懂的”眼神,同時示意她別聲張。

    虞姝蕊壓低了聲音嚷道“我來幫你找!我來幫你找!人多好辦事嘛!”

    葉玄故作為難的道“這樣也好,不過你可不要到處聲張!”

    “一定一定!”

    “那好,你在這附近找找,我去那邊看看!”

    “嗯嗯!”

    大半個時辰後,虞青終于在城牆上找到了虞姝蕊。

    “你在干嘛?”看著虞姝蕊在城牆上這扒拉一下,那翻動一下,虞青皺著眉頭,滿是疑惑的問道。

    “呀!哥!你怎麼來啦?”

    (本章未完)

    小說

    \  x

    “現在很晚了!爹讓我來尋你回去!你這是在干嘛?”虞青的語氣有些不滿。

    虞姝蕊對這個哥哥是從來不隱瞞的,于是便將葉玄告訴她的事說給虞青听了。

    “林大哥的佩玉丟了?你听誰說的?”

    “就那個人啊!”

    虞姝蕊伸手指向葉玄離開的方向,卻愕然的發現,那邊的牆頭上,除了插著一支孤零零的火把外,哪里還有人影。

    下一刻,城牆上便響起一聲滿是惱怒的咆哮

    “姓葉的!你竟然敢耍我!!!”

    虞青揉了揉額頭,把這個硬是鬧著要找葉玄算賬的傻妹妹拉下了城牆,帶回主將營帳去了

    小說

    \  x

    (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晉葉》,方便以後閱讀晉葉第178章 戲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晉葉第178章 戲弄並對晉葉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